《野雀之诗》即使社会对女性不善,仍想任性地争取自己
分类:数码课堂

描述了延续四代的女性悲惨故事,2019 年台北电影奖入围电影《野雀之诗》,故事从中坜的女孩阿丽开始,将儿子寄养在阿嬷家,而儿子就这样看尽母亲在工作与爱情中的挣扎与痛苦。有人说,这样的题材已经过时了,但事实上,如此类型的议题,在台湾各个角落真实发生。

由李亦捷领衔主演、《我们与恶的距离》的「老谢」夏腾宏、游安顺、陈淑芳与新演员高于夏共演的 2019 年台北电影奖入围电影《野雀之诗》,描述在中坜挣钱逐爱的年轻女孩阿丽(李亦捷饰演),把儿子小翰寄养在山上的阿嬷家生活,但山上小学即将废校,儿子小翰投靠母亲同居,期间看尽妈妈在职场与情场上不尽如人意的挫折样貌,身为「乖小孩」的他,也只能在母亲残破脆弱的羽翼之下,安静长大。

《野雀之诗》即使社会对女性不善,仍想任性地争取自己
图片|《野雀之诗》剧照

《野雀之诗》以老男人卖鸟供顾客买来「放生做功德」的荒唐社会现象破题,点出多数女性都只能在男性设立的游戏规则中夹缝求生存。女性连「自由」都被含括在男性的交易里头。剧中李亦捷曾被阿嬷带大,长大出去闯以后也只能把孩子继续託付给阿嬷。由「阿祖」所带大的孩子,听起来多幺骇人,当代年轻人各个泥菩萨过江、没有能力生养小孩的困境现象是否会一直延续下去?

《野雀之诗》即使社会对女性不善,仍想任性地争取自己
图片|《野雀之诗》剧照

但另一方面,电影没说的是,或许陈淑芳所饰演的阿嬷(阿祖)也曾有过不为人知的过往,她是否曾拉拔过自己的孩子、孩子的孩子,乃至于孩子的孩子的孩子?《野雀之诗》透过阿祖一角,似讲了个台湾女性基于爱,而无限轮迴在尝试付出的苦痛之中,曾有过的美貌与美貌终有一天都可能烟消云散,成了滋养后代的无悔养分,直到入土为安的那一天,才展露出风霜的淡然慈笑,离开。宿命也好,轮迴也罢。女性对爱永无止尽的 trial and error ,这样的电影,让身为女性观众的我,每次看每次都感到不适。

《野雀之诗》即使社会对女性不善,仍想任性地争取自己
图片|《野雀之诗》剧照

我很讨厌《野雀之诗》还原了男女争执时,男人总能以暴力取胜的血淋淋事实,也讨厌女人感受到一点点爱情的真实,就妥协愿与渣男共存的脆弱性。然而这却也是《野雀之诗》诚实与勇敢的地方,台湾女人这幺好,但配得上她们的男人却找不太到。若有男人因而体认到女人总是在屈就,而决定驱动自己要变更好的自觉,那或许就是这部电影最大的价值。(推荐阅读:

怕的就是,明明在今年台北电影节出现了像是《灼人秘密》的吴可熙、《野雀之诗》的李亦捷、《大饿》的蔡嘉茵、镜文学《住户公约第一条》的谢欣颖与《完美 Lily》的王渝屏和丁巧唯,甚至《傻傻爱你,傻傻爱我》的郭书瑶,如此描述女性在当代社会的弱势景况,或受到性剥削的故事时,还有人会认为议题过时或刻板(我真不想说这就是评论者最无知也漠视性平的时刻)。问题不解决,就不该去谈论这问题是否过时或有没有人想看,因为不想看的东西,不代表就不应该存在。(推荐阅读:《灼人秘密》预告曝光!吴可熙、夏于乔揭演艺圈暗黑斗争

《野雀之诗》即使社会对女性不善,仍想任性地争取自己
图片|《野雀之诗》剧照

李亦捷与新演员高于夏是《野雀之诗》全片中的扛坝子,两个人共同生活的母子关係与情境经营让人心疼与无奈。他们都没得选,他们真心相爱,却也只能互相伤害,因为「男人」仍然是这个世界的救世主,但好的男孩还没长大成为男人,而放眼所及,也没有其他好的男人来救他们。

高于夏的幼小与无助、没有脾气,温驯陪伴在侧,已经是身为一个乖小孩能做到的最大温柔(《住户公约第一条》的白小樱其个性刻画亦如出一辙)。而李亦捷更是演尽了我所想像中的传播妹,她在片中很美、很放,一个女演员要为演戏做到多大的牺牲?《野雀之诗》就是个基本範本。剧情中其所饰演的阿丽在身不由己的生活中,几度表现了女性情慾自主,光看她在这幺一丁点任性空间里面消极地争取自己,就可看出女人依然有多难当。只盼这个延续了四代的女性悲惨故事,能在乖孩子小翰长大之后尝试改变它,或在我们有生之年能够看见,一点点的改变也好。

《野雀之诗》即使社会对女性不善,仍想任性地争取自己
图片|《野雀之诗》剧照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猜你喜欢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