丈夫抛妻弃病子,多年后回来却「装穷」,原来是个富翁,妻儿的反
分类:制造IT

丈夫抛妻弃病子,多年后回来却「装穷」,原来是个富翁,妻儿的反

明秀是一个善良能干的女人。一直和儿子小凯相依为命。其实,她有丈夫的,丈夫叫柯武,早些年离家出走,至今杳无音信。

说起这个柯武,的确可恶。多年前,他们本是一个幸福的三口之家。在儿子小凯七岁那年,突然生了一场大病,跑遍多家大医院,医生给的诊断结果基本相同。病情兇险,难以治癒。

为救治孩子,已经花光了家里的积蓄,又债台高筑。

看着病入膏肓的儿子,夫妻俩一筹莫展,默默流泪。

谁知,有天凌晨,明秀趴在儿子的病床上,迷迷糊糊醒来时,发现丈夫不见了。后来,在孩子的枕头下,发现丈夫留下的字条。大意是,孩子的病,让他心力交瘁,承受不了,只好放弃云云。

天啊,这是一个父亲说的话,一个男人该推卸的责任幺。

明秀欲哭无泪。那一刻,她搂紧小凯,生怕再失去孩子似的。

虽然小凯不知道爸爸纸条上写的什幺。但是,从妈妈悲伤无助的神情上,小凯猜到了什幺,一场大病,已让孩子迅速长大。他懂事地给妈妈擦去眼角的泪珠,嘴里喃喃说:「妈妈,小凯会好起来。会好起来了的。」

看着孩子天真的小脸,明秀既安慰,又心酸,强笑点头,泪水却又无声地滑落。

正所谓,吉人自有天相。经过医生的精心诊治,小凯的病情有了明显好转,几个月后竟康复了。

看着活蹦乱跳的儿子,明秀喜极而泣。

人们都很同情这对遭遇变故的坚强母子,医疗费减免了许多,亲朋好友也都儘力帮助。明秀更是努力工作赚钱还债。

只是,对于丈夫,明秀再从没在孩子面前提起。而小凯,也从未再提及爸爸。母子俩像是商量好了,彼此心照不宣,掩饰心中挥之不去的疼。

转眼十多年过去了,明秀母子的境况好转很多,生活也变得光彩起来。品学兼优的小凯,考上了一所重点大学。他一边刻苦学习,一边利用业余时间打工。

很快,小凯就要大学毕业了。他憧憬着自己能打拚出一番事业,能够让操劳一生的妈妈歇息下来。这幺多年,妈妈太不容易了。

这天,小凯利用毕业间隔,回家看望妈妈。见到儿子突然回家,明秀又惊又喜。

娘俩正在说说笑笑之时,突然听到有人敲门。

丈夫抛妻弃病子,多年后回来却「装穷」,原来是个富翁,妻儿的反

门口站着一个男人。準备地说,是一个穿着邋遢鬍子拉碴的男人。

见到小凯,男人一怔,眼睛盯着小凯好半天,才期期艾艾地问:「你、你是小凯吧?」

还没等小凯反应过来,明秀走了过来,见儿子痴痴的样子,嗔怪道:「小凯,发什幺呆?咋不让客人进来啊。」

忽然和男人四目相对,明秀也不由呆住了。

敲门的男人,居然是失蹤十多年的丈夫柯武。儘管丈夫变化很大,明秀还是一眼认出了他。

一时间,三个人都一言不发,空气静得地上掉个针也会听到。

终于,一家三口在客厅坐定。

虽然爸爸在自己重病时,抛妻弃子,让人难以原谅。但他毕竟是自己的亲生爸爸。看他的样子,在外面吃过不少苦,生活得也不是很好。还是小凯打破僵局:「你……还好吧。」

「啊,好,还好。」也许心里有愧,柯武见儿子和自己说话,受宠若惊般连连点头。说着,又心虚地看了一眼明秀,脸涨得通红。

柯武惭愧地说,他混得不好,本没脸见人,只是太想家了,这才厚着脸皮回来。

看他可怜巴巴的样子,明秀母子心软了,纵有千般恨万般怨,都抵不过血浓于水。

明秀看丈夫身上髒兮兮的,冷冷地说:「你先换件乾净的衣服吧。哦,当年的衣服,不知你还能穿上不。」

「好,好。」柯武见明秀虽然脸若冰霜,但看得出仍很关心他。

这时,又有人敲门。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站在门口,彬彬有礼地问:」请问,这是柯总的家吗?柯总在吧?」

丈夫抛妻弃病子,多年后回来却「装穷」,原来是个富翁,妻儿的反

「柯总?」小凯一时有点懵。

闻声,柯武走过来,神情一凛,狠狠瞪了一眼年轻人,年轻人立刻知趣地走开。

见明秀母子一脸不解的样子,柯武呵呵一笑,说:「其实,我骗了你们。我没有这幺惨。我不但混得很好,而且资产丰厚。这次回来,算是衣锦还乡吧。之所以打扮成一副穷困潦倒的样子,就是想看看你们的反应。你们的表现,让我很是满意。终究是一家人,不错嘛!」说着,脸露得意之色。

「别说了,我们不想听。你混得好与不好,早在十多年就已经与我们无关了。请你马上离开。」明秀突然打断柯武的炫耀,生气地一指门口,示意他走。

柯武一听,脸一黑:「当年确实我不对。但我混好了,回来找你们,算得上有情有义。别忘了,我还是你的丈夫呢。」

明秀冷笑一下,说:「有情有义,会在我们母子最需要你的时候,逃之夭夭?至于我的丈夫,失蹤多年,法律上早已判定我们自动离婚。」

「你、你一个不识好歹的女人。」柯武恼羞成怒地骂道。然后,他转脸对小凯,霸气地说,「你呢?你去爸爸那不?你的情况我早已打听清楚了。你不是刚大学毕业準备找工作吗?我的公司颇具规模,以后交由你打理,多好的事。别跟着你这个榆木疙瘩妈吃苦了。」

一直沉默不语的小凯,眼睛直盯着柯武,一字一顿地说:「你的公司是你的,我不需要。我会自己创业的。」

「哼,真是看走眼了。我等着你们的答覆。否则你们会后悔的。」说完,柯武气咻咻地摔门而去。

丈夫抛妻弃病子,多年后回来却「装穷」,原来是个富翁,妻儿的反

小凯拉起妈妈的手,坚决地摇了摇头。母子俩又都笑了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猜你喜欢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
  • 细说上海菜
    细说上海菜
    报导:刘纯瑶摄影:李玉珍说到上海菜,一定少不了上海小笼包,其实还有一样上海名菜--赛螃蟹。菜名中虽然
  • 细说中国红茶
    细说中国红茶
    近几日,网站留言板上来了几位高手茶友,热烈地讨论起红茶来;从锡兰各产地一路聊到印度大吉岭,连印度的香
  • 细说多肉黑腐,很详实的一篇技术贴!
    细说多肉黑腐,很详实的一篇技术贴!
    夏季是多肉植物黑腐的高发期,以前教授推送过很多关于黑腐的文章,今天给大家推荐一下资深肉友崔斩写的一篇
  • 细说德国的战后赔偿
    细说德国的战后赔偿
    挑起战争者,要为此付出代价。这是德国二战后的亲身经历。不过战后并没有签署任何涉及德国赔偿金额的条约。
  • 细说朝鲜金家王朝是怎样建成的?(上)
    细说朝鲜金家王朝是怎样建成的?(上)
    在一贫如洗的朝鲜,有一样东西绝对是世界第一的。那就是耸立在平壤锦绣山议事堂前高达23米的金日成铜像。